欢迎光临31℃,本博分享:
开源项目/软件/主机/灵修/美文

赛斯书–《时空之外》 作者简介&本书简介

作者简介
珍.罗勃慈女士在纽约州的沙龙托卡泉长大,曾在史基德摩学院读过书。在她从事心灵探索
的作品发表之前,她曾在一些知名的杂志上发表过诗篇及短篇小说。她出版的“非小说”类书
籍包括:《如何发展 ESP 能力》、《塞斯资料》及这本《时空之外》等等。她目前与她先生住
在纽约州的艾米拉市。(译者注:珍.罗勃慈于 1985 年去世,享年 50 余)


【译注】本书于 1972 年初版,至 1981 年已再版 20 次,是美国“非小说”类的畅销书籍。

本书原名:《SETH SPEAKS》

本书简介
这本书是一个叫“赛斯”的[人]写的,他自称他自己是一个以能量为构成单位的个体,已
不再用肉体示存了。他借用我的身体来说话已超过七年的时间,我们一星期开两次课。
在 1963 年 9 月的某一天,当我正在写诗的时候,忽然经历了我第一次的心灵经验。当时我
的意识离开了身体,而我的心里充满了一些对当时的我而言可以说是惊讶及新奇的观念。待我
清醒时,我发现我的手自动在书写,解释我刚得来的概念。所写的东西居然还有一个标题——
“物质宇宙是以意念架构而成的”。
有了那次经验之后,我开始研究探索心灵的活动,并且打算写一本有关这方面的书。于是
我和我先生——罗,在 1963 年底开始实验碟仙 Oujia Board,试了几次之后,一个自称“赛斯”
的[人]开始向我们传达讯息。
罗和我对心灵现象都没有什么认识,所以在开始碟仙回答的时候,我一直认定答案来自我
们自己的潜意识。不久之后,我觉得在赛斯回答问题前,我心中就出现了答案,而且有将答案
大声说出来的冲动。在不到一个月之内,我开始进入出神状态,替赛斯说起话来。
这些讯息似乎是由前次经历“意念架构”后开始的,后来赛斯说是我自己经验的扩展,使
得他开始跟我有成功的接触。从那以后,赛斯继续供给的资料,到现在累计超过了六千页打满
了字的纸,我们称之为“赛斯资料”,其中谈的题目包括物质、时间、实相、“神”的观念、
“或然的宇宙”、健康及转世等等。从一开始,这些资料就引起了我们的兴趣,也就因此使我
们一直继续下来。
我这方面的第一本书出版之后(译注:即时报文化已翻译出版的《灵界的讯息——赛斯资
料》,原名 Seth Material),各地寄来请求赛斯帮助的信很多,于是我们给那些最需要帮助
的人开了课。虽然有些住在远地的人无法参加,但是赛斯的建议却帮助他们良多,而且他用信
件回答有关个人背景的资料全都正确无误。
赛斯上课总是罗做笔记,他用自己发明的速写方法笔记后,再打字打出来,收集成为我们
的赛斯。罗的详细笔记生动地记下了每一课的细节,我非常感激他真诚的支持和鼓励。
和赛斯的接触在我认为等于是对“宇宙”做了六百多次的专访——不过罗从来不用这种话
来解释我们的情形。这些接触全都在我们灯火通明的客厅里举行,但是如果我们用更深奥一点
的话来说,这些接触其实是发生在人类心中没有空间的范畴之中。
我并不是暗示大家我们已经获得了宇宙的真理,也并不希望你们以为我们屏息接触了无误
的宇宙奥秘。我只知道每一个人都能经由“悟”的阶段而得到一些内心真实面的浮光掠影,整
个宇宙在向我们诉说的也就是这个。对我们而言,赛斯的课程正是这种结构下的产物。
在 1970 年出版的“赛斯资料”中,我曾解释这些事情,并且摘录赛斯的话来表明赛斯的看
法;我也叙述了我们与心理学家及超心灵专家的接触——在当时我们想了解自己的这些经历是
怎么回事?在日常生活中这些事件又应该摆在何种地位?我也说出我们曾进行过的测验以求证
赛斯千里眼的能力。总之,对我们而言,赛斯带给我们多彩多姿的生活与观念。
赛斯资料愈来愈多,而想从中抽出一小部分来解释任何一个题目都不是容易做到的事,所
以在“赛斯资料”那本书中有许多问题未能解释清楚,也还有许多题材没有讨论到。好在在那
本书完稿了两个礼拜后,赛斯给了我们这本书的大纲,他说他要自述一本书,使他可以用他自
己的方式来表达他的思想。
赛斯一向称呼我为“鲁柏”,称呼罗为“约瑟”,他说这两个名字代表的是我们的整体,
有别于我们目前的肉身。以下就是他从 1970 年 1 月 9 日第 510 节课开始自述的内容大纲——
“我打算开始自述一些资料,请你们多加包涵!我现在告诉你们一些我这本书的内容。在
书里我先要向读者解释它是如何进行的,某种安排是必要的,因为这样我才能借用鲁柏的口把
我自己的观念用话表达出来。”
“我不具肉身,但是我却在写这本书:在第一章中我会来解释如何写及为什么要写?”
【罗注】现在珍说话的速度相当慢,她的眼睛常常闭起来,话中常做停顿,有时停得相当
长。
“第二章将叙述我目前的情形、我的特性及我的同伴;所谓的同伴指的是其他与我接触的
[人]。”
“再下一章我将描述一下我的工作及其他我所注意到的空间——在我进入你们的空间的同
时,我也进入其他的空间,这是我的[愿]。”

“下一章将谈一谈[我的过去]——这是你们的说法,以及我曾经[当过]的人。我在此再提
醒你们:事实上没有过去、现在或未来的存在,甚至我用[过去的经历]这样的说法时也不代表
就有过去、现在和未来的存在。这些大概要花两章来解释。”
“再下来我想谈谈我们相遇的情形——约瑟、鲁柏及我自己——当然是有我的观点来说!
早在你们了解心灵现象之前,我就曾与鲁柏的内在知觉接触过。”
“再下一章将谈到人在死亡时的经历及其他相关的事情,我会以我自己多次的死亡为例。”
“再下一章讲述死后之生及其他相关事情。这两章都会讲到与死亡有关的转世,并解释最
后一次转世的情形。”
“再下一章讨论人与人之间的爱与亲戚关系。有些成功的保持了良好关系,有些则不幸失
败,失败对下一世会有什么影响?”
“下一章谈谈我及其他像我一样的[人]如何看你们的物质空间?这一章里会提到许多有趣
的观点,因为人们除了造就了你们所知的物质世界之外,你们目前的思想、欲望及情感也在其
他空间造成了相当实质的环境。”
“再下一章讲述梦的永恒性,它是通往其他空间的门户,也是内我探究其他空间经验及其
他层次空间的交通孔道。”
“再下一章继续深入前一章的题目。我自己以老师及引导人的面目进入他人梦中的情形。”
“再下一章谈论各种程度层次空间——不论是否具形体——的基本交通方法,并且探究人
类能了解的基本交通方式,我将指出内在交通的方法是独立于肉体感官之外的,肉体之感觉不
过是内在知觉的延伸而已。”
“我会告诉读者如何去正视他所见到的事物,如何正听他所听见的声音,以及其中的道理。
我希望由书中读者能明白他并非只存于肉身,也希望我能给读者一些证实我的理论的方法。”
“下一章将牵涉到我资料中所说的[金字塔形态],以及我与[赛斯第二]的关系,他是比我
更进化、更具有广阔意识范围的[人]。”
“我要告诉读者的是:[基本上来说,你和我一样,不是只有肉体而已。当我告诉你我的本
体是什么的时候,我也就是在说你自己的本体是什么。]”
“我将会用一章专论世界上的宗教,指出这些宗教中扭曲事实及其中真理的所在。我也会
谈谈三位一体的基督、你们所不知道的人类、以及他们已经消失的宗教——这些人在地球出生
之[前],曾住在同一空间的星球上,由于他们自己的错误,他们毁灭了自己的星球,并且在地
球发展到适合的时候,再转世生于此。他们对过去的记忆是你们现在所知宗教的根本起源。”
“有一章会谈到[或然的神]与[或然的系统]。”
6
“有一章会专门回答问题。”
“最后一章我会要求读者闭上眼睛,体会一下我所存在的世界,并且了解他自己的内在世
界。在这一章中,我会教导一些方法,我会请读者去用他自己的[内在感官],用他自己的角度
来看看我。”
“我的讯息全部依赖鲁柏来传递,为了维护这些资料的完整,我请读者认清我不是鲁柏,
是另外一个[人],由此读者就能明白与其他空间的[人]通讯是可能的,他自己也可由此展开非
属肉体的认知。”
“这便是本书之大纲,我只大略的描绘我想在书里说的内容,我不在此仔细说明的原因在
于我不想让鲁柏预知内容。我也将说明这种超越通讯方式的困难之处,因为它必须通过多重空
间。我将对我自己及其他我所知的世界加以描述。”
“我没有提到的空间并不表示该空间不存在。我将会在课中口述这本书的内容。”
“这本书的书名是(笑着说)[赛斯自述 Seth Speak——灵魂不灭(时空之外)]。”
“我用[灵魂]二字是因为这两个字能使读者立即明了我所说的不是世俗的事物。我建议约
瑟你换支较好的笔来记录。”
正因为我清楚写书相当费事,所以当赛斯说他要写书时,我的态度特别谨慎,虽然我完全
相信他办得到,但是我心中不免嘀咕:“赛斯给的资料固然了不起,但是赛斯自己知道怎么写
书吗?安排内容也不是容易的事,而且他知道怎么对广大的读者说话吗?”
罗一直叫我不要担心,朋友及学生对于我的忧虑觉得很惊讶,但是我却一直想——除了我
之外,没有人担心——赛斯到底能不能够完成这本书呢?
赛斯从第 511 课开始口述这本书,时间是 1970 年 1 月 21 日;在第 591 课时完成这本书,
时间是 1971 年 8 月 11 日。我们在这些课中并不完全用在写书上,有些课中谈到个人的事情,
有些课中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还有一些回答与本书无关的哲学问题。除此之外,我还去度
过几次假,可是赛斯总在这些[罢工]之后,正确的接下去口述本书。
在他写书的期间,我自己进行自己的书,一天写四个小时,照常指导每星期的 ESP(超感觉)
课,并且还要抽时间看《赛斯资料》出版后堆积如山的信件,除此之外,我还开始每周一次教
人如何写作。
出于好奇心的驱使,赛斯书刚开始的几章我还看看,后来便搁下了。偶尔罗会告诉我他认
为学生们会感兴趣的几段内容,除了这些之外,我更不管书进行的如何,放心的让赛斯自己去
写。一般来说,我根本不把心思放在他的作品上,几个月才看一次他的书稿。
7
书完成后一口气看完比较过瘾,虽然每一个字都是出自我口中,而且我花了那么多个晚上
进入出神状态才制造出这本书来,可是它对我而言却是一本全新的书,这种情形在身为作者的
角度来看, 实在非常奇特,我自己写书时都是自己安排资料内容,熟知每一细节,像只孵蛋的
母鸡一样呵护着自己的作品。
由我自己写作的经验,我熟知把抽象感觉转化为具体文字的处理过程,尤其在写诗的时候。
赛斯的书可说是意识外高速档下的产物。我难免会把自己的创作与我进入出神状态时所制造出
的赛斯书相比较一番,看看为什么赛斯的书是他的,而不是我的。如果它们来自同一个人的无
意识状态,又为什么会有这么不同的主观感觉呢?
我们之间的相异之处由一开始就非常明显。当我在写诗,灵感来的时候,我会很兴奋,很
“来电”,而且有新发现似的不吐不快。灵感似乎来自无方,是忽然间就出现的,接着便有一
连串创意涌出。
我的警觉性很高,但也相当开放,愿意接受新知。我的心智似乎在自信与被动间保持着弹
性。在写诗的时候,我只专注在诗与观念上,所以我全心的投入表达出我心中抽象的观念,这
使得我感觉那些诗是我作的。
这种感觉是从小时候就有的,我觉得这样才能证明我自己的存在。如果没有这种感觉来做
事,我就会觉得迷惑与悲伤。像现在我在写这篇简介的时候就有这种感觉,是[我]写的。
在赛斯的这本书中我就找不到这种感觉,也从来不会体会到创作的过程,我像其他课一样
进入出神状态,赛斯借我的口叙述出他自己的书,由于[我]距离这本书太远,所以我不能称它
为我的作品,而是一本赛斯自己的书。我很感激他写出这本好书。
我发现只有我自己的作品才能给与我需要的那种创作满足感,那种化抽象为具体的追逐游
戏是很迷人的。因为赛斯在工作,我也不好偷懒;如果我不继续自己的作品,我会觉得自己的
创作力减退。
当然任何人可以说写这本赛斯书的过程离我平时的写作方式太远,所以最后的产品看起来
似乎是不同的人写的。在此我只能把自己的感觉说出来,并且强调赛斯的书与他六千页赛斯资
料的手稿并没有抢走我自己的创作能力或责任。如果两者来自相同的无意识范畴,那么似乎我
应该技穷才是。
除此之外,我知道我是赛斯写书的必要媒介,他需要我的用字能力,甚至,我想他也需要
我心灵观察事物的角度,当然我对于写作的训练能帮助他把他的资料翻译成具体之文字,纵使
这本书是我在意识离体的状态下完成的,他依然在利用我的资料。另外,我想某些个性也很重
要,举例来说,我猜我能灵活的转移意识注意力焦点便很重要。
8
赛斯在第四章中做过明白的表示,他说:“当我写这本书的时候,它的内容在某种程度下
是经由这位在出神状态下女士的内在感官所指引,这是高度正确的内感经过训练得来的结果。
如果她把全副注意力放在物质环境里,她就无法由我这儿接收到任何讯息,也就无法转译成文
字了。”
如果我们只把赛斯的书看做是无意识状态下的产品,那么我们会很惊讶的发现赛斯书中明
确的显示出有组织、有辨别能力、也有推理能力,这些能力很明显的并非仅有具意识的我们才
有的。它也同时说明了内我的活动范围。我想我无法在我的作品中找到与赛斯书相当的东西,
充其量我不过在一些诗或散文中有过几句惊人之语,但是却无法像赛斯所呈现的那么具有一贯
性、连续性及那么有组织。
除此而外,我在课中有过一些独特的经验,这些似乎弥补了我在创作过程中无感觉的缺憾。
通常我都非常欣赏赛斯的幽默与感受到他那份能量,也相当喜欢丰富感情围绕的感觉以及在另
外一个奇特的层次与赛斯接触。虽然有时他不是针对我,而是对其他人,我却能清晰的感觉到
他的心情与活力,我可以感觉到这些能量透我而出。
在罗的注解上可以发现我常在替赛斯说话时有其他的经历,举例来说:有时我看见内在的
影像,这些影像也许表达的是赛斯正在说的话,于是我由两条不同的孔道接受到讯息;但也可
能完全与口述无关。在课中我曾有过几次“出体”的经验,看见几千里以外发生的事情。
这本书是赛斯以他自己的方式来写的,他说明了人是具有多重空间性的,我们在瞬间同时
经历许多空间层次,灵魂或内我并不是我们之外的东西,而是我们赖以生存的中心。他强调不
需要四访明师求取真理,而应该内求。所以意识所蕴藏着的知识、宇宙的奥秘都不是秘密,它
们就如同空气之对于人一样自然,只要诚实向内心探索,就可以获得。
我觉得赛斯写了一部经典之作。如果把他当作一个[人]的话,他是个聪明的哲学家与心理
学家,他深切了解人性,知道人性中的自傲与悲哀。
我个人对于这本经过我写出来的书非常好奇,它不像我自己写的书,我自己写的书会时时
检查,不断组织、批评每一个小节,依照自己的创意及领悟来控制全场。可是这本书也不是像
灵感来了,诗就出来了那样。有时有的作家会说某本书是“就这样”写出来的,我完全了解他
的意思。但是这本情形不同,它来自一个特定的源头,具有作者特殊的个人色彩,这种格调不
是我所具有的。
整个创作由赛斯这个[人]写了这本书开始,赛斯在创作这本书时也创造了他自己。如果情
形果真如此,那么这正是一个多重空间孕育出的艺术品——在几乎完全无意识情况下所制造出
来的艺术品,连作者自己都叹为观止。
9
这样的假设真有趣!事实上,赛斯在他的书中也提到了多重空间艺术,不过赛斯除了写书
之外还有其他多方面的兴趣;写作、教书及帮助他人。他的幽默感相当特殊,与我的大不相同!
他颇为精明,有时态度相当世故;与人接触时,他知道如何将复杂的理论用简单的语句解释出
来,更重要的是:他能把观念与日常生活连接在一起。
赛斯也时常在我学生的梦中出现,给他们指导,教他们如何使用他们的能力或完成一些目
标。几乎我所有的学生都常常有梦中上课的情形,赛斯向他们全体说话,并且著手一些梦的实
验。有时他们看到他以罗给他画的形象出现,也有时依然透过我的形象说话,就如同平常上课
的情形。有时我在梦到上赛斯课时会醒过来好几次,醒时赛斯的话仍在我耳边萦回。
当然,学生梦见赛斯或者梦见我并不奇怪,但是赛斯却在他们心目中建立了独特的地位,
并且甚至在他们梦中成为启示的来源。换句话说,赛斯除了继续发表他的资料及写这本书之外,
他还进入了许多人的心中。
任何人像赛斯这样能在七年内做到这么多都可称做了不起了,何况不具人体的赛斯呢?这
真是叫人吃惊的事!如果把这项成果归因于无意识的虚构想像似乎太过份了。(在同样的时间
里,我出版了两本书,完成了另一本,并开始写第四本。我提出这点是要告诉各位:赛斯并没
有吸取我的创作力。)
罗与我不认为赛斯是[鬼],我们不喜欢那个字带来的联想。事实上我们不喜欢的正是传统
对[鬼]的说法,认为它是死后受制的一种东西。你可以说赛斯是一个[无意识]的戏剧化示现,
或是一个独立的[人]。我个人不认为这两种称谓相互抵触。赛斯扮演的是一个真实的角色,以
我们能了解的方式来解释他那比我们物质空间远为广阔的空间实相。这是我目前的看法。
在此我想指出[无意识]是个很不恰当的字眼,我觉得它应该是指“本来不受束缚的心灵系
统”,是错综意识之源头,与所有人有关,而个人的自我意识也由此而产生,同时个人的意识
又助长它的形成。这个源头包含了过去、现在与未来的资料。只有在经历时间中的自我才会认
为时间确实存在。同时我相信这个不受束缚的系统包含了我们人身以外的他种意识。
由我自己“出体”的经验,我相信意识不是依肉体而生的,当然肉体是我们目前示存的形
式,但是我却不认为所有的意识都是这种形态。我认为只有“我执”极重的人才会认为真实状
态只存在他的有限知觉及认知范围之内。
我接受赛斯在本书中所说的人具有多重空间性的观念,因为我自己本身的经验及我学生的
印证让我如此相信。我也认为意识存在于一种“开放”的系统中,在那无限的根源中存在着一
个独立的赛斯,他以与人类不同的形式存在。
10
至于那是一种怎么样的形式?老实说我不知道。我认为自己有一次为整理自己的想法及使
学生明白我的观念,为 ESP 课写下的一小段话是最接近事实的描述。由于罗说赛斯在这本书中
提到“说法者”一词,是指不断向人宣扬解释内在知识的人,以使人类不至忘记这种知识,这
个说法给了我灵感使我写下这段话,指出我认为赛斯及其他像他的[人]是在怎么样的架构下存
在,附在后面给各位参考:
“我们不明所以的相聚了。我们都是由元素、化学物质及原子组成的,但是我们却各有名
称。我们组织自己的内在与外在,凝结形成了骨与肉。我们不明白自己由什么来源来。”
“也许我们一直藏在一个创造或然的范围里伺机而动;四散则茫然无知——在十三世纪的
风雨中横扫过欧洲——在山区——在其他时空。如尘似烟,我们吹过了希腊之门。也许我们已
在意识与无意识间转了百万次圈子,只追寻我们了解的创造与完美。”
“现在出现了像赛斯这样的[人],他们没有形体,你可知道:他们其实就是我们,只是他
已‘悟’。他们始终未忘,而我们却已遗忘。他们或许经由加速意识发现了其他的存在与其他
空间之实相,而我们却不知道。”
“所以我们给予这些无以名之的[人]名字,而事实上连我们自己也是无名的。我们倾听,
但是总是想把他们的讯息转为我们能了解的观念,把那些讯息加上陈腐的外衣。他们就在我们
四周,在风里,在树梢;有形的,无形的,以各种方式存在——那些‘说法者’!”
“由这些声音、这些领悟、这些灵光及讯息,宇宙在向我们诉说,向我们每一个人诉说。
你听到了,我也听到了。请你倾听你自己的声音,不要把你听到的讯息扭曲翻译成八股老套。”
“在课堂上,我认为我们的确在回应这些讯息,有时不免幼稚,把它们诠释为个人的戏剧
——但是这些戏剧却在我们心中激起无法具体化为文字的意义。”
“也许赛斯将我们领出了凡俗的范围,进入一个本来就是属于我们的境界——对我们不论
精神还是肉体都很重要。他也许是我们自我结合的声音,述说者:‘当你具有肉体时,不要忘
了没有形体的情形,用无名的自由能力,发出不需要唇舌就能发出的声音,显示出不需要肉体
就能表达的创造力。我们只是你们的内在面。’”
不论我对赛斯或者宇宙的本质有什么意见,这是一本独立的书,它里面有赛斯的影子,就
像任何一本书中都找得到作者的影子是一样的。书中的观念值得回味,但请读者万勿因其来源
而看轻了它,或者因其来源而句句奉为金科玉律。
当我刚开始这些课时,我曾想以自己的名义发表,认为也许这么做读者会易于接受它的价
值,而不必长篇解释它的来龙去脉,因而引起读者无数疑词。不过这样做实在不公平,因为“赛
斯资料”之所以产生正是他想传达的讯息的一部分,也强调了讯息的本身。
11
我们完全照着赛斯的口述,一字也无增减。他的确很清楚说话用的字与写文章不同。他的
课比较随便,常常有问答的情形发生,但是这本书的内容则较像在我们私人课中,赛斯传述讯
息的味道,比较着重内容,用字也更正式。
赛斯所用句子的结构也没有经过变更,只有有时太长的一句被改成较短的两句。大部分标
点也是赛斯口述的,他说用连号、冒号、括弧时,我们便照用,但是在可能会让读者糊涂时才
删掉。
赛斯的句子通常很长,尤其是在叙述事情的时候,但是他从来不会在句中或意思上弄混。
如果我们有时因为句子太长而产生一点小困难时,我们总是对照原来课上的记录,看看是不是
在抄录时打错了字。(我特别注意这点是因为我曾打算把一封信直接录进录音机中,但是开始
一两句之后,我便记不清我说了什么?或者要怎么表达?而告失败。)
校对的工作是以罗的笔记为准,因为他的记录比较清楚。有时候我们附注一些不属于本书
的资料,只因内容相关的原故。此外罗还加入一些侧面描述,使读者更易了解赛斯。由罗的笔
记,我们可能看出赛斯在书完成之后立刻开始口述附录,好笑的是我还不知道赛斯已经开始了
附录,有好几天还在想谁来写附录?如果是赛斯要写,他打算什么时候开始呢?
在这里再加注一件有趣的事:我自己的书通常起三次稿,还常常不满意;而这本书是口述
一次就完稿。赛斯比我要忠于遵守大纲,不过他常常离题,可是这是作者的权利啊!
1971 年 9 月 27 日 珍.罗勃慈于纽约艾米拉市 Elmira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十一度 » 赛斯书–《时空之外》 作者简介&本书简介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