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 年,莫斯科当地时间 4 月 25 日 9 时 26 分,满载着补给和 3 名宇航员的“联盟-TM 号”航天飞船在“联盟 U”火箭的推进下飞往国际空间站。同行的三人中,年仅 28 岁的马克·沙特尔沃思(Mark Shuttleworth)格外引人注目,因为他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位进入太空的非洲公民,同时也是首位进入太空的开源社区成员。

非洲的“太空英雄”

作为比马斯克和贝佐斯都更早实现太空梦想的企业家,沙特尔沃思的前半生俨然一部爽文男主剧本。

沙特尔沃思出生在南非奥兰治自由州的韦尔科姆,父亲是外科医生,母亲是幼儿园老师。沙特尔沃思从小就喜欢尝试计算机等技术革新带来的一切新鲜事物。有一次,家人给小沙特尔沃思买了一套化学装置,他利用在互联网上学到的火药知识把自家厨房给炸了……

沙特尔沃思毕业于开普敦大学金融与信息系统商业科学专业,大学时期的沙特尔沃思对 Linux 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在校期间,他以学生的身份参与了该校第一批互联网服务器的安装工作。

沙特尔沃思毕业之后踏入了自己憧憬已久的互联网行业。他于 1995 年创建网络技术公司 Thawte,专注于数字证书和互联网安全。Thawte 在上世纪 90 年代迅速发展,成为南非同类企业中的翘楚。1999 年,沙特尔沃思以 5.75 亿美元的天价把 Thawte 卖给了 VeriSign 公司,从此一举跃入亿万富翁的行列。

当人类进入太空旅行成为可能之后,沙特尔沃思毫不犹豫地下定决心成为第二个太空游客,并为此支付了 2000 万美元的船票。尽管只是以“自费旅客”的身份迈向太空,但包括南非政府在内的南非民众都把沙特尔沃思视为“国家英雄”。在进入太空之前,时任南非副总统朱马亲自写信给他说:“你是一位非常勇敢而且富有天赋的青年,整个南非都为你骄傲。你将成为非洲大陆上第一位前往太空的人,这是整个非洲的一大成就。”与此同时,南非的多家电视台对飞船升空过程进行了现场直播,并对他的太空之旅进行跟踪报道,还有一家南非的杂志社为沙特尔沃斯开辟了专栏,希望他从太空回来后为杂志投稿。

与此前以游玩体验为主的首位太空旅客不同,沙特尔沃思在这趟旅途中还携带了显微镜、便携电脑和磁盘等工具,并专门负责飞船的通信和生命支持系统,协助飞船上各项任务的完成。此外,他还在国际空间站上进行了一系列先进的科学实验,包括测试一种旨在治疗艾滋病的蛋白。

因为南非是当时世界上艾滋病感染率最高的国家,沙特尔沃思还在他的太空服上系上了标志“艾滋病”的丝带,以便警醒世人重视艾滋,传达南非人民因为这种可怕的疾病而饱受的痛苦和磨难。

亿万富翁的理想

沙特尔沃思这种普世的理想主义源自一种非洲传统的价值观“Ubuntu”—— 一个来自非洲南部祖鲁语或科萨语的单词,意为“人性”、“我的存在是因为大家的存在”,被一些当地部族视为高尚的精神图腾。而他一直把这种理念贯彻在自己的职业生涯中,这也为他在日后赢得了很多忠实的追随者。

回到地球之后,沙特尔沃思开始更多地思考自己还能够为自己的国家,为非洲,为人类做些什么。而他思考的结果是把这份崇高的理想与自己在 90 年代末期的一些工作结合起来,他打算着手开发所有人都能使用的“免费电脑软件”。他将自己的免费软件计划命名为“Ubuntu”。与此同时,沙特尔沃思还计划向南非和其他发展中国家,提供数以百万计的网络接入服务。“开放资源才是未来软件发展的平台,”沙特尔沃思说,“互联网将改变一切。”

沙特尔沃思的这一计划与自由软件之父 RMS 在上世纪 80 年代提出 GNU 计划时的想法如出一辙,但 21 世纪的计算机早已不是少数极客手中的专属设备,此时的家用电脑已走进千家万户,没有任何编程基础的大众也能通过简洁易用的 Windows 桌面畅游互联网世界 —— 被以微软为首的专有软件厂商垄断的世界。

沙特尔沃思的理想是让开放自由的开源软件被更多的普通大众熟知并接受,以打破微软等专有软件厂商对大众用户的垄断。而他首先要做的,是创造一个免费开放的操作系统,然后围绕这个入口创造更多免费开放的软件,并为这个生态提供企业级的支持。

为完成这一目标,沙特尔沃思于 2004 年创办了 Canonical 公司,并选择了经典的 Linux 发行版 Debian 作为 Ubuntu 系统的核心 。

“Ubuntu 是 Debian 的箭”

早在 1995 年,沙特尔沃思就以开发者的身份加入了 Debian 社区,致力于为 Debian 创建 Apache Web 服务器软件包。沙特尔沃思曾在一次采访中介绍了自己选择 Debian 作为 Ubuntu 系统核心的原因:

“将 Debian 纳入我们的愿景对我来说是有意义的。无论是作为 Debian 的老用户还是社区的内部人员,我都非常了解它,并且相信它永远是最严格的 Linux 社区发行版。我们在 Ubuntu 中沿用了 Debian 的价值观,因为这些价值观与我们为 Ubuntu 设定的价值观基本一致。”

尽管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部分 Debian 社区和 Ubuntu 社区的成员将彼此视为竞争对手,两个社区之间发生了不少摩擦,但沙特尔沃思始终认为 Debian 和 Ubuntu 更多的是互补关系。

作为一个绝对中立、公正的独立机构,Debian 社区一直以来都坚持着一套特有的行为准则,这使得 Debian 本身很难成为任何企业的商业合作伙伴(开源长老 Debian 就是这么硬气!)。沙特尔沃思认为这在很大程度上导致 Debian 难以实现对第三方硬件和软件的预安装、认证和支持等工作,从而限制了该系统的普及。

而 Ubuntu 则会以更加包容开放的态度来看待这些商业合作,因为其工作的核心目标就是让更多的人能够使用 Linux 系统。这些工作包括优化操作系统图形界面,增强系统的易用性;纳入更多合作伙伴,提高第三方硬件和软件的预安装、认证和支持,扩大用户覆盖范围等。

所以在沙特尔沃思看来,Ubuntu 应该是完整的 Debian-Ubuntu 生态系统的补充。Debian 的优势补充了 Ubuntu,Ubuntu 可以实现 Debian 无法做到的事情(不是因为它的成员没有能力,而是因为 Debian 社区选择了其他更优先的事项)。相反,Debian 也提供了 Ubuntu 无法做到的事情,不是因为 Ubuntu 的成员没有能力,而是因为他们同样选择了其他更优先的事项作为奋斗目标。这就是开源世界中“分支”的意义。

他希望人们能够明白:Ubuntu 是 Debian 的箭,Debian 是 Ubuntu 的弓。

风靡全球

很快,沙特尔沃思为 Canonical 在 Debian 社区中招募到了众多实力干将。在 Canonical 和社区开发者的共同努力下,一款主打易用性、拥有亲民图形界面的 Linux 发行版面世。

(图片来源:https://tieba.baidu.com/p/6795089054)

第一个正式的 Ubuntu 发行版是代号为“Warty Warthog”的 4.10 版本。该版本于 2004 年 10 月发布,引起了全球的广泛关注,成千上万的自由软件爱好者趋之若鹜,加入 Ubuntu 社区,并开始尝试学习和理解这句非洲南部古语背后的精神与文化。知名业界杂志 PC World 将 Ubuntu 誉为年度第 26 大最佳产品,排名甚至在苹果 iTunes 播放器软件之前。

为了让更多的人使用到免费的 Ubuntu 系统,Canonical 公司推出了为全球用户免费邮寄最新版本系统光盘的活动,该活动一直延续到了 2011 年。很多中国开发者用户正是在那个时期通过邮件申请的方式获得了 Ubuntu 系统光盘,从而开启了自己的 Linux 生涯。

结语

沙特尔沃思之于 Ubuntu 就像 Linus Torvalds 之于 Linux,Guido van Rossum 之于 Python,这些首屈一指的社区领袖创造了一个个伟大的开源项目,并引领着社区将项目带到全球瞩目的高度。

但又与这些最初以开发者身份创建开源项目的领袖们不同,创建 Ubuntu 时的沙特尔沃思早已功成名就,富甲一方。那么作为一名已经颇为成功的企业家,沙特尔沃思又会把 Ubuntu 带向何方呢?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