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无人售卖”蛋卷店火爆走红,店主的手机在凌晨两三点也能收到付款信息。

在上海庆余路,每当夜幕降临,一家蛋卷店就会飘出浓郁的奶油和鸡蛋的香气。高每天下班后都会回到这家小店做蛋卷,直到深夜。

“张力元村”黄色的店面泛着暖黄色的光,在漆黑的街道上显得格外温暖。货架上整齐地摆放着同样黄色包装的蛋卷,一个“无人售卖”的牌子,一张价目表,一个收款码,一个零钱盒。路人在货架前驻足购买,扫码拿走一袋蛋卷。

没有店员和收银员,没有促销和议价,买卖双方形成默契。

《黑暗时代》

高在庆余路和同蒲路开了两家蛋卷店。疫情发生前,他和大多数零售店老板一样,每天都来店里逛。疫情过后,他坐不住了。

“6月份解封后,周边的超市、菜场、餐饮店都恢复了,但我的店生意还是很淡。”高拿着蛋卷糊说:“蛋卷只是一种小吃,不是刚需。人们不会一开封就去买蛋卷。当时我就想等等看。也许过一段时间就会好的。”、

到了8月,上海连续大热天,路上行人稀少,蛋卷店的生意直接跌入谷底。当时,高的妻子在一家外企工作,也因公司裁员而失业。“没有生意就意味着没有收入。我们每个月都要还房贷,压力很大。”

那是一段黑暗的时光。高觉得自己不能再“等着瞧”了。他重操厨师旧业,在外滩的一家西餐厅找到一份工作,帮助养家。我老婆也开始在培训机构兼职教雅思。但是两家蛋卷店没人管怎么办?

7月21日上午,高在蛋卷店门前挂上“无人售卖,自行付款”的牌子,到西餐厅上班去了。从那天起,这家商店开始24小时营业。“有时候半夜,手机上还是会有收条的信息。早上有凌晨2点,3点,5点的支付记录。”

无人销售模式引起了人们的好奇,但生意变好了。不用每天开门关门,还能持续获得收入。新的商业模式让两家蛋卷店“活”了起来。

不要互相打扰

高每天早上六点半起床去上班。他在外滩西餐厅上早班,做早餐和午餐。下午5点下班坐地铁回来,他骑上自己的“小电驴”,去同蒲路店补货,把白天卖的蛋卷的空位补上,然后去庆余路店做蛋卷。他直到晚上11点才回家。

他一天工作14个小时,其余时间都在路上度过。起初,他每天都觉得很累。“当我在西餐厅工作时,我必须一直站着。等我回来,我会继续做蛋卷。第一周脚就肿了,现在慢慢习惯了。”

庆余路店是一个狭窄的店面,外面是货架,里面是烘焙房,这是他的小世界。

进门第一件事就是打开音箱,让音乐充满房间。高先打扫了做饭的桌子,然后开始做蛋卷糊。鸡蛋、白糖、黄油、芝麻、椰奶、牛奶、椰子奶油…每次加入同样的原料,他都盯着秤上显示的重量,脑子里有一个公式。

“我擅长做西餐,所以在蛋卷配方中加入了西点的食材。我没有放太多糖,我发现这样调配出来的味道很受顾客欢迎。”为了这个“秘方”,他摸索了两个多月,又修改了一年。“因为一年四季温度不一样,对蛋糊的粘度有影响,需要一直调整。”

解放日报提供
烤好的鸡蛋饼,他趁热把它卷起来,然后切开。他一晚上能做20多个蛋卷。“随着天气凉爽,生意越来越好,一天20包不够卖。”

蛋卷不压货,高几乎把休息时间都用来做蛋卷了。每到周末,他就利用不用上班的机会做一批,摆满货架。“对我来说,边听歌边做蛋卷是一种享受的过程。”

“无人售卖是一种互不打扰的方式。”高对这种方式有自己的理解。“客人不喜欢被打扰。他们选择自己喜欢的口味,自己下单,我只要把事情做好就行了。”窄窄的店里,客人在门前购物,高在里面忙碌,谁也不妨碍谁,彼此保持着舒适的距离。

发表回复

后才能评论